回忆了一下发现我妈对我的生命教育一直集中在“你千万不要自杀”“自杀太自私了,都不考虑家人”“你要想想我们把你养这么大容易吗”这几个点上,虽然我不能很狠心地说这样不对,但有的时候会给我一种很强烈的、我的生命不属于的感觉。不论是出生还是死亡我都不能自己选择,我也没有能够对抗各种规则的能力,最后还是只能随波逐流,这样一看,活着对我来说就只是程式化的日子的叠加而已。
总感觉自己就是流水线上的残次品,被工人挑出来之后指着说“你看这个东西尺寸不对,左边多出来了一块,右边少了一块,小唐你去把胶枪热一下,我把左边磨掉,你再补一下右边。”
然后他就很自然地、很正义地就把我塞到机器里开始打磨,顺便在心里骂我这畸形的躯体让他凭空增加了工作量。
我不能选择自己要被灌倒怎么样的模具里,要以什么样的温度被加热,无法修补到哪种程度的时候会被丢弃。世界是个很巨大的黑箱,可是等我真正拿到我的后测数据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办法破除这个黑箱了。

 
评论(3)
热度(5)
© ELEC|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