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

是个很早以前发过的、被和谐了所以重发的、百合。

 

﹡名词解释:

 

  ﹡fixmire:民用航空港使用的航空器。仅有最基础的防护设备,内设座位席和站位席两等的舱位。

 

  

 ﹡teration:战斗机。

 

 

 ﹡Prose弹:teration装备的导弹。

 

 

 

 

  拥挤的fixmire,到处都布满了提着大包小包的准备踏上遥远星空的人类。他们凑在一起一刻不停地抒发着自己对那浩瀚辽阔宇宙的向往、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离开母星的原因和将要踏出的未来。

 

  在fixmire,母星最大的航空港,这样的事情再常见不过了。

 

  kora与大家相似,高过头顶的行李包稳稳地背在她的背上,从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她异于常人的力量。

 

  “啊呀呀,这位姑娘你还真是有力气呀,”kora回过头,看见一位左手牵着孙子右手拉着行李箱,满头白发的眯眯眼婆婆正对自己的“怪力”评价着,“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拿一下这个行李箱?后面还有老多的东西要拿,我一个老婆子一下子拿不动。”

 

  Kora理解地点点头,但却没接过婆婆手中的行李箱:

  

  “我去帮您拿剩下的行李吧。”

 

  “呀,这怎么好意思,姑娘你还背着这么重的包呢。”

 

  “没事的,”Kora将自己那有些凌乱的水蓝色长发挽至耳后,信心十足地回答道:“反正我生来就有把使不完的力气,交给我吧!”

  

 

  

 

 

 

  见到所谓的“剩下的行李”时,Kora着实被吓了一跳。航空港底部为一平方米的推车上堆着无数个纸箱,足足垒起了有近两米高的行李。

 

  看到Kora的反应,老婆婆不禁无奈地笑了笑:“要离开母星了,所以就把家里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了。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就是这样啊,毕竟是住了大半辈子的地方,有好多东西都舍不得丢掉。”

 

  Kora笑了笑,这样的恋旧心理谁都有,这也就是为什么fixmire中总是充满了提满行李的人。能够不把自己的思念留附于某些有实感的物件之上,而是留在虚无的脑海中,轻轻松松地两手空空就踏上fixmire的人,在Kora的记忆中仅有一个——“苍鹰”Keri。

 

  Kora收起自己的联想,接过推车的把手,将行李运至装机处。

 

  在装机处等待行李装机时Kora再次走神想起了Keri——她这次旅程的终点即将要见的人——她的青梅竹马。看着一个个规格相同的纸箱被传送带推入黑洞洞的装机口,正在走神的Kora却听到耳边的老婆婆以一种极低的略带绝望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说真的,要不是因为Bumane,我真的不想离开母星。”

  

  Bumane——是那位婆婆的孙子吧,正在走神的Kora还不忘分神思考此事。但很快她便发现自己的思路已经顺着婆婆的话而跑偏。

  

  “不想离开母星”这样的想法在上了年纪的人当中很常见,毕竟是自己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突然就离开,并且再也没可能回来。这样的事对于老人家而言太过残酷。但是随着母星资源的消耗,人类不得不继续寻找新的居所。甚至使用武力争夺其他有生命迹象的星球的资源。

 

  多么悲哀。Kora这样想到。苍鹰理应在青天中飞翔,而不是在黑暗中战斗。

 

 

 

 

 

  终于处理完全的行李,Kora和Bumane祖孙二人一同乘上了即将起航的fixmire。由于无力负担座位席的价格,他们和绝大多数人一同进入了站位席。

 

  等待他们的是将近三天的漫长旅程。但大家都毫无怨言,不是接受了这样的现实,便是安慰自己这是凭一己之力穿越亿万星尘所需接受的必然考验。

 

 

  Kora有些无所事事地倚在窗边,看着窗外无穷尽的黑暗和闪逝的星光。

 

  盘着腿坐在一边的Bumane和她搭话:“姐姐,你为什么要上fixmire?”

 

  Kora下意识地出口答道:“因为我要去见Keri。”

  

  “Keri?”Bumanede 眼中的瞳孔突然放大,透出一股夹杂着好奇和惊异的神情,“是那个‘苍鹰’Keri吗?”

 

  难道说还有别的人也叫Keri吗?Kora在心中想着,但只是默认般的点头,并未说出口。

 

  “哇啊——”小孩子第一次得以近距离接触“传说中的人物的朋友”,激动得叫出了声,“那可是个大英雄啊!姐姐你怎么会和她认识呢?”

 

  怎么认识的?Kora为难地思考了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Kora自己也不太清楚,似乎是生来便在一起了吧,从不曾离开过Keri的身边。即便是被村里人戏称为“双K”,Kora也坚信自己一定会和Keri长长久久地一同生活下去。

 

  直到Keri离开的那一天,Kora都是这样坚信着,尽管她早已知晓,分离的种子早就被埋下。

 

  持续下降的湖水水位逼走了村里的人们,同样也逼走了Keri和Kora。

 

  她们一人踏上应征的队伍,一人走入城市,各自在自己的轨道上拼命。

 

  尽管为难,Kora还是如实地回答了Bumane的问题。

 

  “那这么说,姐姐你和Keri将军她是很要好的朋友啦?”听完Kora叙述的孩子这样问道。

 

  考虑了一下,Kora回答道:“嗯……算是吧。”

 

  男孩看自己的眼神已经近乎于崇拜,看来Keri的魅力真的不可小觑,仅仅是和她有着朋友关系的自己,也被孩子以十二万分的崇敬对待。

 

  男孩小心翼翼,甚至有些扭捏地开口问道:“那么……能不能麻烦姐姐你帮我向Keri将军要到她的签名呢?”

 

  Kora凝视着男孩的眼睛,从那瞳仁中她仿佛看到了一年仅能到来一次的完整的日出。那样红、那样亮、那样鲜活的光芒,曾是Keri在一年之中的最期待。

 

  所以她在长久的沉默之后,仍是点头答应了这个任性得不可能再实现的要求。

 

  因为她记得,Keri最爱的便是那样的光芒。

 

 

 

 

  Kora进入工厂的第一天,其他工人就为她那一手怪力所折服。托力气还有温和性格的福,Kora并未受太多的苦,而是交到了一些好朋友。

 

  他们会在日落之后的休息时间里轮流读报给同伴听,大多是有关前线战报的内容。这时的Kora总会躺在他们身边的草地上,看着头顶的星空,用耳朵仔细搜寻着每一个有关于“K”的字音。

 

  ——Kuta?

 

  ——不对。

 

  ——Kreima?

 

  ——不对。

 

  ——Kutora?

 

  ——不对。

 

  ——Kolant?

 

  ——不对。

 

  ——Keri?

  

  ——什么?

 

  ——Keri。

 

  她找到了。

 

  星空说白了不过是同自己现在身处的母星一样的星体,搜索到它没有难度。

 

  苍青色的teration也一样,Keri也一样。

 

  那天晚上Kora听见工友激动地诉说着Keri的英勇战绩,就好似他自己亲眼见到了那场战斗一般。而后一群人血沸腾的青年在破旧工厂的后院中发了疯似地叫喊着Keri的名字。

 

  Kora也在其列,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大声地呼喊着这个名字,却不是为了庆祝它的主人的胜利。

 

 

 

 

 

  

 

  接下来的旅程索然无味,早早赶来搭乘fixmire的人们此刻都因疲倦而休息了,整个站位席的灯光都被调弱,弱得Kora仅能从窗外闪烁的点点星光中找寻一丝亮度。

 

  每当夜幕降临,Kora便会不由自主地凝望起星空。比起火红得一年只能出现一次的太阳,Kora更偏爱这些一直都在的星云。尽管它们微小而不足道,亿万颗星星一同构造成的图画仍是精美绝伦。

 

  它们流离在太空中,从fixmire的腰侧擦身而过。在一瞬间耀亮Kora的眼,又在一瞬间稍纵即逝,看不清它们的去处。

 

  有那么一瞬Kora觉得Keri便是那样,她先是距离人们的视线亿万光年遥远,谁都不知晓她的名号,而突然又出现于世间的最中央,用她和她的teration告诉世人何为光芒。如今她仍在闪耀着,然而之后呢?之后的她是否也会像擦身而过的流星,瞬间再以亿万光年每秒的速度逃离开这里,变为一颗不再有人知晓、独自一人进行着自己的路途的流星?

 

  Kora不愿再想下去,她也不知为何自己想要这样比喻Keri。明明大家都说她是不落的太阳不是么?Kora这样对自己说道,之后便继续看着窗外开始自己的胡思乱想。

 

  期间Bumane曾醒来过一次,他们便一同站在窗口看着流动而逝的星云,听着Bumane诉说着对Keri的崇拜之情。

 

  有一阵Bumane突然不再说话,或许是因为口渴吧。他们便站在这个充满着安详的呼吸声的站位席中,静静地凝望每一颗飞过的星。

 

  你好。你好。你好。星星们这样飞过。

 

  再见。再见。再见。再见。Kora对每一颗星这么说着。

 

  Kora和Bumane无止境地凝望着窗外的每一颗星,却没有一颗星星看向他们。

 

 

 

 

 

 

  在旅程进入下半程前Kora打了个盹,无奈总是睡不踏实。梦中Keri苍青色的短发不断在她脑海中闪现,之后是Keri那带有中性美的脸庞,不算丰满的乳房和干练的四肢。Kora甚至觉得自己能感受到Keri的体温,Keri的心跳,Keri的呼吸,Keri的一切一切。

 

 

 

  依稀回想起Keri曾在湖边对她说过的话。

 

  那时的湖水还没有干涸,大家都还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用每天出生入死辛苦的奔忙。

 

  这湖总有一天会枯的。Keri这样对她说道,语气中不带一点感情,仿佛只是在复述着文章的旁白,到时候,大家都必然会离开这里。

 

  我们能做些什么阻止它的干涸吗?

 

  Keri摇了摇头。我们没有什么能做的了,它会干枯,我们也必然会离开,未来的轨道是这样的,我们必须这么走下去。

 

  但是,总是能做一些努力的吧!

 

  不行,Kora,我们做不到。这片湖水的干枯就像我们终会丢失的性命,你除了慢慢等待结局的到来什么都做不了。

 

  湖边很静,还有微风吹过,湖面上倒映的星星碎成了粉末。

 

  所以,要接受吗?

 

  Keri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接受吧。过来良久她开口道,接受吧。但是不要害怕,不管怎么样,我们的未来都是在一起的。

 

  我们的未来都是在一起的。Kora默念着这句话。

 

  并不深入的睡眠使得Kora的思维变得混乱。

  

 

 

 

  Kora的工友中,有一位名叫Loust的长棕卷发美女,大家都相信她能够预测未来。

 

  我的未来是怎么样的呢? Kora听到传闻后便找到Loust这样询问。

 

  看不太清。盯着Kora看了许久,Loust拨了拨她那浓密的卷发,开口说道。

 

  看不太清?

 

   嗯……只有一些碎片。

 

   哪些?

 

  星星。青色的星星。散落在天上。

 

  Kora没再开口说话。Loust所看到的,的确是属于自己的“未来”。

 

 

 

  ——会陨落的青色星星。

 

  即便是信号不好的母星,Kora还是收到了这样的讯息。

 

  

  ——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我受不了这种无止境的战斗了。

 

  ——Kora!Kora!Kora!Kora!

 

  ——我从teration里头出来了。

 

  ——第一次直接面对这样的星空,真美啊。

 

  ——在这里等着你一起来哟,Kora。

 

  信号中断。

 

  ——什么嘛。已经看不到了吗。

 

  黑白的手机屏幕终于熄灭了灯光。

  

 

 

 

 

 

 

 

  当Kora终于因睡姿不好而“咚”的将自己的脑袋义无反顾地砸向地板时,她听到航务小姐温柔的提示——前方敌袭。

 

 

  ——终于,终于来了。

 

 

  顿时,站位席中混乱一片。

 

  “可恶,什么时候不来偏偏我上fixmire的时候!”

 

  “完蛋了……我们肯定完蛋了……这下死定了……”

 

  “舰长呢?!我要你们的解释!!你们不是说安全性高大95%吗!现在是怎么回事——”

 

 

  啊啊,吵死了。Kora这样想着,但由于恐惧而颤抖的肌体却死死地抓着窗边的把手。

 

  ——好、好奇怪啊。

 

  ——我在害怕吗?

 

  ——在害怕吗?

 

  全身都开始抖动。

 

  “Ke……Keri……Keri、Keri、Keri、Keri、Keri!”不停地从合不拢的口中发出的对Keri呼喊的人,是自己吗?

 

 

  Bumane的脸上布满绝望。一旁的婆婆却只是皱着眉头担忧着。

 

  “我们会死的。”Bumane在已经熄灭了内部灯光的fixmire中对Kora说着,“我们会死的,fixmire铁板的硬度对于持有Prose弹的敌方teration而言就好像切奶油蛋糕一样松软。我在杂志上看到过,他们就是这样形容fixmire和teration的遭遇战的。”

 

  是的,大家都再清楚不过,因为两年前那一战成名的Keri将军便是驾驶着teration轻易地击坠了敌方——不知道是那颗星球上的,传说中与人类相似的智能生物——的fixmire。

 

  

  地板开始摇晃,从窗口可以清晰地看见双方交战的火花。而在这火花中,fixmire正上下颠簸。

 

 

 

  

 

  “别上这次的fixmire。”那留着一头棕色长卷发的女人这样对她说着,“会被击坠的,我看见了。若你还想活下去就听我一句劝,别去。Kora,别去。”

 

  水蓝色长发的少女微微笑着,说:“不,正因如此,才更要去。”

 

 

 

 

  ——要去见Keri了。

 

  ——很快就到了。

 

 

  是的,她正在有计划的接近,她和Keri的未来。

 

 

 

 

 

 

 

  机体在急速下降着,失重感折磨着每个人的心理。

 

  Kora一向很害怕这样的感觉,她一度认为伴随着失重感而来注定是死亡的气息。这也是为何一直和Keri在一起的Kora没能成为一个像Keri一样优秀的teration的驾驶者。

 

  不过现在,Kora觉得全身都被浸泡在名为“幸福”的苏打水中。

 

  ——啊啊,就快到了。

 

  ——马上就要见到Keri了。

 

  ——马上。

 

  就是未来的来临。

 

 

 

  伴随着Bumane的尖叫,fixmire在一瞬间被光刃劈成两半。突然进入的压力将所有乘客都抛入空中,Kora觉得自己的内脏正一点点被碾碎。

 

  她躺在悬浮的星空中,依稀看见亿万光年外刚刚擦身而过的星尘仍不懈地散发着自己的光芒。

 

  终于看到了呢。离开了璀璨的舞台后仍按照自己的轨迹飞向未来,散发出无比温暖光芒的星。

 

  终于可以安心了。Kora这样想着,缺氧和高压使得她的意识变得零碎。她躺在Keri曾经浴血作战、誓死保卫、最后又莫名放弃的宇宙星河之中,静静地等待着自己未来的到达。

 

  真的好美啊,Keri。

 

  大脑缺氧的第三十七秒,已经快要撑不住的肌体制造出了幻觉。

 

  从视觉中枢传导出的图像在神经中枢得到了证实。

 

  不是幻觉。

 

  唯有这件事Kora能够肯定。那向她驶来的熟悉的苍青色teration绝不是幻觉。

 

  她在眼皮即将合上的最后一瞬,看见那个身着战斗服的苍青色短发少女走下teration,轻轻地执起她的手。

 

  毫无疑问的真实,如她所想的未来。

 

 

  ——Keri,终于,和你在一起了。

 

  ——嗯。Kora,我在。

 

 

  她听到了对方的回应,清清楚楚的。

 

  Kora终于满意地闭上了眼睛,将脑海中的一切都化为与外界一样的黑暗。

 

  ——终于见到了,属于我们一同的未来。

 

  水蓝色长发和苍青色的短发交汇至一起。

 

  ——一起走下去,便是我们的近未来。

 

  

 

  Keri带着Kora一同飞向那片她们凝望已久的星,她们无止境地凝望着那些星,却没有一颗星星是为了看向她们而生。

 

  它们只是忙碌地向未来驶去,为此奔走至死。

 

 

 

 

END

 

 

 

 



 

 


 
评论(1)
热度(1)
© ELEC|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