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要结婚了。
回头一想我和我哥的关系就觉得还是逃离不了传统亲属的陌路。
小时候其实经常吵架,我因为要在大人面前装乖总让着他。后来我哥上了初中突然就成熟了,不再和我吵架,还很惯着我。
记得有一次夏天,我坐在他床上吃西瓜,被我姑妈看到了,还打趣说我哥自己都不在床上吃东西,倒是很让我这样乱来。
和谐相处了大概有十年,然后我哥就工作了,我就去老实地上大学去了。
再往后就陷入无尽的循环,眼看着我哥身上那股年轻人的锐气和开朗一点点被油烟气吞没,变得市侩且激进,没事总喜欢和人呛声,用大嗓门来宣告自己的胜利,抖一些很尴尬的陈年笑点来充实饭桌。
可能是我自己爱装清高摆姿态吧,不过一想到曾经可以一起聊傻瓜一样的梦想胸怀大志的同辈人就这样留下了年轻的躯体死在我面前,一方面觉得可惜,另一方面也觉得害怕。
可能要再过去好几个十年,我们之间的关系才能重新回到小时候,一起在瓷砖地上推着靠背椅,玩着傻气但开心的游戏的状态吧。

 
评论(2)
热度(2)
© ELEC|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