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zqsg

我觉得应该预警一下。
可能会让一些人觉得在地图炮。
所以如果觉得不适了请一定不要看下去。








刚好今天我妈来漳州找我玩,约好了要去南靖看土楼,两个人坐着脏兮兮的小巴(脏兮兮的程度是椅子靠背用手一摸都是灰的那种),开车出市区三十分钟,两边只剩下香蕉林。我指着路边几栋楼和我妈说,你看那个小学,我们大一的时候就每周来这边当志愿者。
我妈说哇你们跑这么远很辛苦。我说其实还好。
后半句没说出来,真正辛苦的是我坐四十分钟公交还要再去给学生上课。
大一的时候我18岁,超梦幻的年纪,一个人敢教只有十个人的六年级班,没有小蜜蜂,课件是前一天做的,教的内容是完全没理论指导只有自己一腔热血的作文。
其实如果现在的我去上课肯定比18岁的我教得好,但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那时候的心态。我觉得18岁的人是很骄傲的,18岁的老糖很傻但是很温柔,愿意尝试很多东西。但是现在的我不行,我拒绝那些自己厌恶的事情,我不想学习温柔。如果现在让我去做志愿者,我估计会当场拒绝。
我的志愿者服务手册上面的统计时数只有56.5个小时,是全宿舍最低。
我妈昨天和我感慨,说我能在漳州待上四年不容易。我回她说我现在已经习惯了。
只有四台风扇的教室,回潮天从教室里出来整个人都是湿的。老鼠蚊子蟑螂蜘蛛水蛭隐翅虫一应俱全的宿舍,冬天的时候两边的椅子坐了人,就根本没法穿过宿舍去阳台。今年雨季的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在宿舍涂蟑螂药,到现在从宿舍能扫出四五十只蟑螂尸体。在楼下点了喜欢的关东煮,回来吃到一半发现火锅料里还飘着一只蟑螂。
我都已经习惯了。
说实话漳州很多东西让我觉得自己变得更逆来顺受了,我们老师说学心理就是成人的过程,我只想说成人太难了。后面两年我们开始实习,当了老师之后突然理解为什么我的启蒙老师(小学时候的语文老师,教会我怎么写作也让我喜欢上了写东西)那么器重我。我快毕业的时候她和我说她正在写回忆录,里面有提到我,我后来看她的qq签名,说怀念我和我学姐还在她家学作文的时候,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我现在完全理解那种感觉了。站在讲台上的时候有一种绝望的感觉,不管教了几个班级,同样款式的学生永远存在,但是让人愿意倾入心血、并能有回应的学生少之又少。
其实我不太能形容那种感觉,但实习让我觉得梦想被耗尽了。想培育一个学生需要机遇,但是等待的时候会有很多东西极大地消磨掉这种愿望。
但是18岁的老糖很有勇气,她还愿意做很多的尝试。我记得每次上完课我都头痛欲裂,只想躺回我的小床铺睡觉。到了学期结束,我彻底放弃挣扎,删掉了所有学生的电话,从此再不做回应。
从那之后,身份只是实习老师的我再没给过任何一个学生我的联系方式。
在漳州待了快四年,自始至终我都觉得自己过得很不好。
好在这一切马上就要结束了,我由衷地为此开心。我只是一个狭隘自私的人,我只想回自己的城市,回到自己的家,我再也不想回来了。

 
评论
热度(1)
© ELEC|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