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注定要成为世间独一无二的光景,你怀抱这样的信念诞生于世间。
  然后日子以它自己的重量重击你,用它特有的木槌捶打你。你被捶打,或至柔软或至坚韧。锤子不停地敲击在你身上,先是试卷上的成绩,再是录取的学校,往后是工资卡上进账的数字,然后周而复始,锤子开始以你孩子的试卷成绩衡量你,给予你或重或轻的捶打。
  你最后认识到每一刻的呼吸都在遭受着这样的捶打,每一锤都正中你的灵魂,你嚎叫着疼痛着,却无从逃避。你知道还有很多和你一样的人们在受到这样的捶打,但你总认为自己比起他人,承担得更多——毕竟你自命不凡,自称天之骄子。你总认为没有人能够理解你的疼痛,你总说自己寂寞,你总是看着锤子落下,听见有些声音从身体内侧向外发出,却分辨不清那究竟是什么。
  直到有一天,当你足够柔软或足够坚韧,你变得麻木了,你觉得世界上不再有任何木槌能够伤害你了,你觉得你已经参悟了世间的一切真理。
  然后一只粗糙而血管突出的手握住了你,你看到他舔了舔那因为缺水而起皮的嘴唇,说,“这回打的年糕不错,黏性适中又有嚼劲,起锅咧!”,你这才明白,自己是一块刚被打好的年糕。被和很多相似的年糕整齐地码在桌上时,你仍旧相信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你猜想或许你会被送到另一个“天之骄子”的家中,在火锅升腾的餐桌上,被他和他的家人分而夹食。
  想到这里,你不禁挺起了胸膛。

 
评论
热度(5)
© ELEC|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