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me.

        火葬场门口的过街天桥,走的是粗犷风格,固定用的钢筋旋转直上,人骨似地顶在陡坡上。

        我二十三岁,只进过火葬场一次,送的是我爷爷。

        火葬场盘踞了整个山头,灵车送到时会直接拉上山顶,然后让家属步行下山。下山时能看到山上冒出的青烟,山脚就是骨灰处,挑好了骨灰盒就让家属去窗口捡骨灰。

        后来我也看过科普,当然我自己先一步明白,骨灰其实就是几块比较大的骨头。...


换了通勤线路之后发现坐的公车人变得多了很多,停靠站台的时候司机师傅有刻意地拉长开门时间,每到这个时候我都觉得张开的门在对我说:快一些,还来得及,快下车。

我每次坐交通工具都会有这样的想法,我想要在目的地之前的站台下车,至于下车之后要做的事,我没有考虑。我坐公车时会这样想,坐地铁时也会,前几年坐动车回学校,每次都想在厦门站提前逃跑。最强烈的一次,是大二夏天坐台铁从屏东去高雄的时候。台铁穿过立着巨大台糖广告的农田,全程需要二十八分钟,花费二十四台币,大概在二十分钟的时候会停靠一个不知名的小站。我在高雄的二号捷运终点站上看过那个名字,也知道即便下车,我也可以找到捷运回到城市。但我就是没有,我去高雄...

一点烟花🎇

模仿,模仿,疊加,疊加,然後越來越糟,越來越糟。

虽然最近都在写同人但其实我最爱的还是自家的崽🙈

魏爾倫這個標題和引用看著就很難過

五月的最後一個星期。

我要說:我還是我。


1/17
© ELEC|Powered by LOFTER